对话杉杉郑永刚:在专注与多元之间成功故事资讯中国服装网-www.q1se.com

  郑永刚是在完成一次蝉蜕么?还是,他正步入一片开满鲜花的沼泽地?在杉杉集团的专注与多元之间,郑永刚是正在陷入乱麻,还是已经斩断了乱麻

  在中国男装市场耕作了20余年,郑永刚结晶出的是一个悲观的论调—中国不会有自己的奢侈品品牌。

  更惊人的还不止此。

  阳春四月,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首届奢侈品论坛上,面对着诸如LV、Zegna、Prada、Torres等一大堆国际奢侈品品牌的董事长或总裁们,郑永刚语出惊人:“我不认为中国可以出自己的奢侈品品牌,但是我以后一定会去收购那些国际的奢侈品品牌,我完全有这个实力。”

  郑永刚去年辞去杉杉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职务,仅担任杉杉系的最高指挥—杉杉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其所关注的领域早已远离了老本行服装,矿产、造船、高科技、银行……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标签,正将郑永刚装扮成一个“投资家”。

  郑永刚是在完成一次蝉蜕么?还是,他正步入那片开满鲜花的沼泽地?在专注与多元之间,郑永刚是正在陷入乱麻,还是已经斩断了乱麻?

  本刊与郑永刚正面碰撞。

  问:很多人认为杉杉的业务太多元太分散,应该集中精力把服装主业做好。你怎么看?

  答:中国的投资机会太多了。西方人讲究终身法则,中国人则善于抓住机会。同样是一口井,西方人挖一米宽,一百米深;中国人挖一百米宽,一米深。他们挖井要用挖掘机,费劲的很;我们挖井用铁锹就可以了。他们做得比我们精,我们赚的钱比他们多。

  服装当然是杉杉永远要坚持做的事情,但是我现在正在考虑用另一种方法做服装。大型的品牌服装折扣卖场Outlet,这是国外非常普遍的一种商业形式,目前在上海已经出现,但是全国范围内还很少见。我正在和Outlet公司谈合作,准备在二级城市广泛推行厂家直销的品牌折扣店,一定会大受欢迎的。

  问:既然要永远坚持做服装,为什么要辞去杉杉股份董事长职务呢?

  答:我做了十几年杉杉股份的董事长,但我很不喜欢做上市公司老总,老受到监管,多难受呀。

  问:还是想谈谈你的服装主业。最近说得很多的是劳动力成本上升和人民币持续升值等因素给纺织品出口带来的难题,对此你怎么看?

  答:我其实在3年前就预见到服装出口的路会越来越难走,那时就已经开始向越南、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转移一些没有品牌的服装加工厂。它们的人力成本比中国低,而且还免配额和关税,比如我们一个7000人的针织出口加工厂很早就被转移到越南去了。

  我们在服装行业主要做品牌和营销,生产环节基本外包,现在只保留了30%的服装生产能力,主要是杉杉品牌的高级男装西服,其余70%的服装都给别人贴牌生产了。在利润上我们受影响不大。

  问:我们知道,杉杉也做国际服装。你把杉杉做到国内品牌第一,但是为什么你运作的其他“国际服装品牌”,却少有人知呢?

  答:近年来我们一直坚持“两条腿走路”:一是继续做好杉杉这个全国性品牌;二是走国际化道路,多品牌运作。我们现在有20几个品牌,主要方法是和国际服装厂商合作,建立这些国际品牌的中国有限公司,由杉杉负责营销和运作。一般来说,外国公司拿品牌入股,杉杉则以市场网络作为资产入股,一般是杉杉控股50%以上。比如法国的公鸡、登喜路的SPORTS、全世界最大的球具制造商Callaway(卡拉威),在中国的经销都是和杉杉成立合资公司来完成的。

  杉杉这个品牌如同在一个空杯子里灌满水,让没有品牌意识的中国人有了自己的服装品牌,今后要再要往这个杯子里灌水就比较难了,我很难再做出一个像杉杉那么知名的大众品牌。所以我就引入一些国际品牌去进攻细分市场,比如男士运动、白领女性,其实这些国际品牌卖价高,利润也不错。

  问:这样看来,杉杉的国际化路线主要是帮助国外品牌做国内代理,这与真正意义上的“国际化”还有一定距离。为什么不把杉杉本身变成国际一线品牌呢?

  答:首先要说明的是,不要迷信国外的奢侈品服装。杰尼亚(Zegna)就是和浙江温州一个叫“夏梦”的本地工厂合资,生产出来的产品80%在东南亚销售,20%卖到欧洲。这至少说明,中国的服装制造的水平已经非常高了,完全可以做到世界顶级。

  但是,中国服装成为国际一线品牌,这条路不可能走通。这不是制造水平的问题,而是文化问题。欧美的高端和奢侈服装市场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坚不可摧的思维定势。中国品牌的衣服卖高价,谁会买?意大利、法国这种欧洲国家,有产生奢侈品的土壤、氛围和文化,中国没有。比如我去意大利听音乐会,等待音乐家出场要一个钟头以上是常有的事情,中国可能吗?

  我认为中国服装也不可能出现自己的奢侈品牌。杉杉要力争成为“POLO”这种级别的品牌,而不是“阿玛尼”或者“杰尼亚”。它的定位是:面向中高端,但又不太贵。

  实际上,很多欧洲的奢侈品已经进入了衰落期。那些你熟知的欧洲名牌进入中国市场较早较及时,它们因为蓬勃的中国市场而焕发了第二春。更多的牌子没有进入中国市场,它们正在没落。对于国外的奢侈品牌,总有一天我会去收购它们。我完全有这个实力。

  问:你说自己完全有实力收购国际的奢侈品品牌?怎么会这么有钱?

  答:多元化投资呀。我把主要精力放在投资上。我们杉杉现在有两个投资平台:杉杉股份控股的宁波杉杉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和杉杉投资控股公司,前者投的是一些小项目,后者投的是大项目。你也知道,上市公司监管比较严格,不能随便投项目。

  问:能透露一下杉杉投资控股公司的财务状况吗?

  答:总资产已经达到80亿。投资项目一年产生的利润也有8~10个亿。这么多钱我用不完,只能继续投资。

  问:从历史看,多元化投资风险很大,处理不好就成为拖垮企业的陷阱。你怎么掌控风险?

  答:我是属于“无中生有、逢山开路”的那种人,做企业常常靠灵感驱动,靠直觉和悟性。我喜欢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当中国人买东西还在凭票凭券,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品牌的时候,我已经有了品牌意识,而且把杉杉的品牌做到全国第一。当中国的锂电池负极材料都依靠进口的时候,我就开始做这种负极材料,并且做到全国最大。2006年中国股市启动,我在股市上也搞了很多投资,收益很好,现在已经退出了。

  我的判断一向是比较准确的,按照我的判断,2008年中国经济出现了不好的迹象,2009年可能更差,奥运会带动了过度投资,而且政府现在讲求公平优先,劳动成本上升,各种因素都会产生影响。

  问:能否具体介绍一下你投资过哪些项目?

  答:太多了。比较著名的,我们有股权,收益数十亿;2000年并购了一家上市公司,这原来是中科院的企业;围绕着中科英华,我们在2004年收购了哈尔滨松江铜业,2007年收购了郑州电缆,这些分别是铜的上游和下游产业,这样形成了铜的产业链;前几年,我们收购了宁波市工艺品进出口公司,这个公司做得很好的一个业务是专为日本的榻榻米提供原料—蔺草,还和数个造船厂合资造船,今年要出口16条大船;去年,我们差点收购了浙江省的大型国有企业衢州化工,后来中化集团介入,当地政府可能有其他考虑,我们才没有收购成功。

  问:为什么你讲的投资对象多是一些国有企业? 杉杉接手后的情况怎样呢?

  答:都做好了。我比较关注国企改制,很多国企的资产质量是很优良的,只是旧有体制束缚了发展。体制问题一旦解决,这些企业会立刻像上了发条一样高速运转。

  问:今后在资本市场上有什么计划吗?

  答:杉杉现在有服装、科技板块,收益好的公司可以拿去上市,同时通过并购完善该公司的产业链。但是不会走整体上市的道路。

  郑永刚简介

  浙江宁波人,生于1958年,18岁参军,复员后进入服装行业。1980年代曾任宁波鄞县棉纺织厂厂长、党委书记,宁波甬港服装总厂厂长、党委书记。1992年主导集体企业宁波甬港服装厂改制成为宁波杉杉股份有限公司,1996年推动杉杉股份上市,任杉杉股份董事长兼总经理。2007年辞去杉杉股份董事长职务,目前担任杉杉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杉杉集团董事长,中国服装协会副会长。

声明:以上对话杉杉郑永刚:在专注与多元之间内容由“中国服装网内容部”收集整理自互联网,并对有明确来源的内容注明出处,如果您对本文版权的归属有异议,请联系我们,一经查实,我们会马上更改!

相关的主题文章: